从特斯拉发布了太阳能瓦片说起

前几天,特斯拉发布了新的产品:“太阳能瓦片”,在美国,这种瓦片的价格比传统的瓦片价格要低,结合特斯拉公司的Powerwall来存储电能,便可以实现免费、节能环保的用电了。

每个人或许有希望住上带太阳能瓦片的房子

这个问题,首先让我想到了一个问题:房子。

我记得几年前,应该是好些年前,中国的大城市的房价刚开始高歌猛进的时候,有专家学者跳出来说:以后在城市里住高层公寓的人,都是穷人!后来,随着房价继续高歌猛进,中国的绝大多数人已经在北上广深无法买房的时候,他们便不说话了。因为在有没有房子住和住了是穷人还是有钱人的选择面前,后者没有考虑的价值。

当大家都快遗忘了那些个专家的这种说法的时候,当特斯拉发布太阳能瓦片的时候,我觉得曾经的那些专家是对的。

我曾经也一直在想那个问题:大城市里面,三四十层的高楼里,一间100平米的房子,如何能安置梦想?

然而,在现实的面前,只能呵呵了,能这样就不错了,毕竟连武汉这种地方的房子抢都抢不到。

我记得大学期间,我去谈一个小的项目,对方是一个济南当地的装修设计公司,我看到他们用3D Max做出来非常漂亮的设计图的时候,我就想学3D设计了,这样我未来就能设计自己的房子了。哪怕大城市里只能蜗居,我还有老家嘛,老家的房子不小,两层楼还能有个大院子,屋后就是一片竹园,门前也可以很好的开发一下。有钱就把屋顶搞成太阳能的,窗户和门都是语音控制的,院子里挖个小水池,种几朵荷花,现在屋后有桃树,侧边有杏树,门前有李子树,未来再种几棵不一样的果树,就能成为百果园了,以后小孩暑假就可以回去玩了。

我以为对大多数人来说,这都是奢侈的,直到特斯拉的瓦片的出现。最起码在美国—–因为美国人少地大—–原来真有不少人希望在自己家屋顶装太阳能电池板的,然后特斯拉帮忙实现了。

我很欣赏马斯克,不是因为他有钱,也不是因为他有多励志——-而是因为他的爱好跟我很像,或者说我的爱好跟他很像。人,就怕这样,一样的想法,人家却比自己活得成功千百倍—–当然,我认为成功不重要,人家比我还幸福满意千万倍。

他的钱比我多亿万倍,这就算了;他的创造性还比我强千百倍;这也就算了,他把我感兴趣的东西全都做出来了,还亮瞎我的眼。

我对这个世界的未来,很是向往。我不向往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个黄金时代,但我向往未来。

如果说,我不一定那么热爱写代码或者计算机本身,可能是的。但是我对科技,那一定是真爱。我很喜欢科学和技术,喜欢科学是因为它是一条疯狗,谁都咬,也咬自己—–直到自己越来越完美;我热爱技术,是因为我能从中看到自己的,社会的未来。

我们为什么要去公司工作?为什么不能在家呢?我觉得未来远程工作会逐渐扩大比例,也不用浪费时间在通勤上;我觉得未来自由职业者的数量会大幅度上升。

我们为什么要做饭吃菜?我觉得全方位的营养汁就很不错,饿了就喝一口。节约时间,不用把时间浪费在做饭、吃饭这种事情上,当然,这种东西目前并没有—–但是对于普通家庭,满足日常的膳食金字塔太难了。

我们为什么要自己打扫卫生?机器人来做为什么不可以?现在也有所谓扫地机器人,但是貌似并不好使。

我们为什么要住在城市里拥挤的高楼上的狭小空间里?住在大房子里为什么不好?哪怕是老家的大房子也好。

我们为什么没有属于自己的飞机,就像我们拥有汽车一样,我相信未来每个人拥有飞机,真的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幻想。

我们为什么要穿所谓名牌的衣服?为什么不应该穿更高科技含量的衣服?我觉得未来很多靠贩卖情怀和品牌的商家都会消亡,从高端时尚品牌,到各种奢侈品。

我们为什么要花那么多时间在学校里学习?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。为什么人类公有的知识,不能全方位的搬到互联网上呢?靠名校来刷自己的牌子,也真是无奈。

我们为什么要自己开车?一不小心车就飞了,打个盹人就废了。自动驾驶不是很好么?

我们为什么要各种老专家?因为他们经验宝贵?为什么这种经验不交由计算机来存储?人存储实在太低效,这些专家一旦去世,徒子徒孙们能学到多少也不知道。

我们为什么每个家庭不利用太阳能发电家用呢?宝贵的太阳能只用来洗澡,那真是太浪费了,用来发电还免费。

为什么我们每个人不能上太空看一看?只能一辈子苟活在地面?

…..

我对未来有很多幻想,有些貌似很疯狂,然而真的疯狂么?我们看一下。

自由职业者,是随着互联网的出现,以及一些文艺行业的发展而兴起,但是现在数量并没有很多。比如跟互联网联系紧密的编程人员,设计人员;以及文艺工作者,比如摄影师;还有随着互联网教育的崛起,在线教育培训的老师很多都是自由职业者……他们是目前我观察到的自由职业者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关于营养汁,这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,因为食物的构成是非常复杂的,但是这几年一直有公司在尝试这件事情,但是我觉得这个短期内还是有挑战,难以实现的。

打扫卫生的机器人,扫地的机器人并不好使,但是现在一些极客科学家,自己已经实现了一部分,叠衣服什么的不在话下,比如大名鼎鼎的吴恩达。

房子问题,在中国对于很多人来说,是个痛,而且随着二胎的放开,未来将很可能还会有个抢房的高峰。等这个高峰过去了,差不多就该朝这个方向发展了吧,当然,这是我瞎猜的。

飞机,其实并不贵。北航自己产的小型直升机,价格已经只要几十万了。当然了,几个亿的湾流公务机和猎鹰公务机,一般人就不要想了。随着类似于波音等公司电动飞机的发展,我相信我的有生之年,飞机的普及很可能会实现。

名牌?奢侈品?我觉得他们就是个怪胎,他们是典型的人造市场,贩卖一些虚无的等级制度或者情怀而已。以手表为例,一个正常工艺和品质的手表,几十块钱上百块是差不多的,然而,卖这么便宜怎么赚钱呢?逆其道而行之,不买便宜反而卖贵,贵出阶级来;再搞些各种高端的设计:机械的,太阳能的,自动上弦的。然而,毕竟只是个手表——计时是其首要使命,直到智能手表的出现,这些奢侈品牌的市场份额便急剧下降,比如Apple Watch就抢占了很大一部分高端手表市场。我相信服装时尚品牌,迟早会受到冲击,几块布,好意思卖那么贵?设计感?时尚?品牌?在科技面前都是渣渣。

学习,我觉得现在的大学教育虽然比较先进,但是还是很落后。首先,那些不需要实验仪器和操作才能学习到的课程和知识,我觉得被完全搬到网上,那是迟早的事情,这样的领域其实很多的。即使需要实验仪器和设备,未来难道没有公司会盯上这块儿的蛋糕么?需要设备去租就好了,就像现在的小型代工厂或者超级计算机一样。

关于自动驾驶,已经很有概念了,我觉得技术问题已经差不多了,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。关键这是个社会问题,如果每一条道路两旁都有定位纽扣,如果每一个红绿灯都支持无线通信,如果每一条机动车道都有护栏,那还要什么人来开车?全部自动驾驶,实在到了一个荒野地带,再换手动不就好了么。

关于老专家的问题,现在的机器学习,一大研究领域就是针对这方面。人脑是有限的,人脑是速度很慢的。机器只要能实现这样的目标,慢一点,傻一点没关系,用时间,用性能,用海量数据来堆砌——只要其在原理上能实现,超过人是很正常的,也是迟早的事情。

关于太空旅行,现在的亚马逊老板贝索斯的Blue Origin的公司,已经快要实现了,能够在太空感受失重。其实之前也有人实现过太空旅行,比如南非富豪也是Ubuntu操作系统背后的支持者,就去了,还有俄罗斯的富豪,只是那个成本实在太高了,一般人绝对承受不起。

太阳能发电,我以前也想过的,直到现在特斯拉给出了解决方案。

我认为如果说特斯拉的汽车,只让少部分人走向了未来,我觉得特斯拉的瓦片,有可能会让很大一部分人,逐渐与未来,与科技接轨。

对,与科技接轨。甚至我认为,未来一个人拥有的科技的产品的多少,将会成为分化人群阶层的标志之一。

在以前旧社会,分化阶层的资本主要是政治权力—-任凭你有财富有知识,当政治权力能左右你生死的时候,财富和知识的力量就显得太渺小。

在现在社会,政治被革命,普通人和政治领袖都被放在法律体系内,分化阶层的是金钱,所以我们将社会分为无产阶级、中产阶级、资产阶级;这个时代有知识,有权力还是很重要,但是最终都还是得转化成金钱,才好用,所以政治领域那么多的贪官也就好理解了;同时,政治领袖虽然有一些特权,但是最起码这种特权是受约束和有时效的,并且对普通人是一般不构成威胁的;这个时代,有知识文化—-或者艺术演绎音乐等各色技能—-当然也很重要,但其中必然有一部分还是要转化为金钱的。

我们知道,政治、经济、文化,一般都这么将一些社会事务分类,并且他们是延着这个道路演进的。封建时代的政治革命,让社会进入资本主义时代;当资本和物质极大程度的丰富,就进入了马克思所想象的共产主义—-某种程度上是可以说是文化为主导的时代,毕竟大家不追钱了,总得追点诗和远方,虽然这是非常遥远,甚至是不可能实现的,但是大方向上还是基本认同的。

其实,我们现在的时代,就有人已经达到了共产主义这样的水平,比如那些有钱人,比如马斯克,比如那些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前几名——他们的钱早就够用了。我们以马斯克为例,他是卖了eBay后拿着大把的现金重新创业的—–钱够用了还挣什么钱,干事业去,追寻理想去—–很多人都很难理解,共产主义下人为什么会自觉地劳动,他们傻不?为什么不天天吃喝玩乐?我想这些有钱人能够很好的展示其原因。然而就算这样我也并不认可马克思的一些想法,我觉得方向很好,但是基本难以实现,现在去追寻,就像在原始时代考虑选举一样,就像刚出生的婴儿考虑上清华北大好,还是哈佛剑桥好一样;并且中国共产党的宣传,我实在反感的很:什么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,全世界那么多地方没有共产党,很多也不差;什么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,我觉得简直是狗屁不如的假大空口号;光喊喊口号也就得了,什么都是政治,美国大使馆说你中国的PM2.5超标了,就觉得是干涉你内政,后来那些专家都闭嘴了,毕竟人家又没乱说;什么紧紧围绕在某领袖周围,也就朝鲜那么宣传吧,并且中国的领导人也没金三胖那么胖,围绕得了几个人?我也没看见谁要围绕在奥巴马周围啊…..我从小到大,那种思维真的是,让我难以忍受。

话说回来,如果到了那样的时代,经济已经不能区分阶层了,但是人这种东西,总是喜欢分层的—–这其实也是自然规律了。那么到时候,区分人的,或许便是文化,广义上的文化。科教文卫,歌星影星文曲星….所有不依赖原有政治和经济的,很多东西或许都归入文化了。

我想那样的时代一定是很美好的,但是此生无望了。然而,我在茫茫的黑夜中,看到了一点希望。

我们在评价一个人的时候,会赞扬他有文化知识;称赞一个人博学,天文地理都精通;我们也会称赞一个人,胸怀天下有理想;在现在的一些习语中,我们也会夸奖一个人文艺…..这都是极好的,这一类,我把他们统称文化。

我也见过不少人,喜欢折腾技术。有自己倒腾个小火箭的,有自己没事儿在家制取氢气玩的,有没事儿自己在家倒腾各种传感器的,还有各种写代码无偿开源出来的…..他们大部分却被称为技术宅,我把这一类都称之为科技。

我们看到,一直以来社会评价对于科技爱好者,是不太喜欢的,我觉得这是不公平的。我自己属于两类均有涉猎,并且偏重于科技方面。我觉得我看一些问题,还是比较客观的。

我们知道,古时候文学艺术的种类没有那么多,不像今天各种新的领域层出不穷。他们很多都被统称为“文人”,而在中国的传统里,文人是“清高”的,他们是社会的中流砥柱;也有一部分“艺人”,但是社会地位就低很多了,因为他们没有话语权,不擅长著书立说,再会设计房屋,也不过是个工匠;再会做瓶瓶罐罐,也只是个玩泥巴的——哪怕后来他们的作品在博物馆成了宝贝。

但是,现在的社会,我们明显看到了变化。搞技术的比尔盖茨、扎克伯格、李彦宏…..都成了非常有影响力的人;搞技术的谷歌、微软、亚马逊,淘宝….也都成了全球前几的公司;而一个人,指望画画、写书、做雕塑、拍照片、弹琴、写字到达这种层次,是绝无可能的,而这些人则代表了画家、文学家、雕塑家、摄影师、音乐家、书法家….

这到底是为什么?因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,而文学艺术不具备生产力。我们以这些例子来说:谷歌扩展了人类获取知识的边界;比尔盖茨让我们每个人用上了电脑;扎克伯格让我们的朋友圈扩展到了互联网;亚马逊和淘宝让我们全世界的人足不出户能买到书和各种东西。我们反观文学艺术:我在山东省博物馆,看过那毕加索的画作展览,如果说代表了一种主义倒是认同,但是真的不觉得有多好看;我在网上也看过梵高的《星空》,感觉挺有特色的,但是然后呢?我去故宫博物院排了九个小时的队看了一眼《清明上河图》,画的很精细,但是然后呢?我看过获得了诺贝尔奖的莫言的作品《红高粱》等,有些深度,但是然后呢?….

一切都没有然后,当然,对自己的思想、品味、精神层次或许是有些帮助,然而我确实觉得不明显,尤其在与科技带来的显著社会进步的对比下,确实比较无力。

这就是文艺和科技的冲突和矛盾:在科技眼里,文艺没价值;在文艺眼里,科技没品味。当然另一种观点,便是觉得两者没法相提并论,领域不同而已;就像宗教和科学。不过与我个人而言,我都能看到对方的好处,又不是鱼和熊掌的关系,为什么不两手抓呢?但是我对科技明显的更偏向一些,但是我知道我在文学艺术的领域,还需要加强——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全面的人。

我有这么一个观点:过往社会对文艺的重视,是因为科技水平不够;随着最近几百年科技的剧烈发展,科技的权重,在大多数国家政府的眼里,都是排第一的—–毕竟“科教兴国”,泱泱中华几千年灿烂的文化,在科技领先的侵略者面前不堪一击。

并且我认为,科技和文艺,是两条并列的铁轨,不是左右排列,而是上下排列,科技在下,文艺在上。就像没有造纸术,便没有这么多的文学家;没有照相机,也不会有摄影师;没有电影摄像机,也不会有电影艺术家;没有钢琴,也不会有钢琴家——一个产生了客观基础,一个在客观基础上提高了主观意识。

或者,他们是一栋高楼:科技使柱子,是框架,没有的话楼就塌了;文艺是瓷砖,是装饰,没有的话就不好看。

并且我认为,过往的时代,科技对很多人来说,没有形成很大的分化——低科技的时代,每个人享有的科技差不了太多的,无论你是帝王还是贫民,因而人的差距,除了经济和政治,就通过文艺精神层面来体现了。

而如今,科技迅猛发展,每个人能享受到的科技,可不是一样的。这种状况,又随着大学教育的普及,互联网的普及,进一步压缩了文艺教育层面的差距。还有一点,文艺的学习和体验成本,相对来说比较低的——从古至今,只要有学费就能上学,而现在无论是买书还是网上看资料又是那么的方便,去体验演出或者一个展览也是便宜的;而科技的成本,则是极其高昂的—–无论是无人机、特斯拉汽车、DNA检测,还是正在发展的机器人、太空旅行,走在科技前沿,那是非常需要成本的,普通人绝对无力承受,毕竟每个上的起大学的人也不是买得起特斯拉的。

当然,科技成本的高昂,在于复制性—–那些不需要实物的科技,早已普及到每个人—–就跟其他的文艺知识或者人类公有的艺术品一样的普及;但是那些需要独占体验或者拥有的,比如太空旅行,因为高昂的成本,目前绝大多数人是体验不到的。

所以我认为,在未来,科技会参与分化人群;因为尖端科技产品的体验,绝对是走在时代的前沿,需要最昂贵的成本。

不仅仅是科技产品的体验,也是作为一种文化的科技。

无论是画画,还是写作,几千年来没有脱离基本的本质或者表现形式;而科学知识,日新月异这种词是真的能描述其发展的——–这体现了一个进步的速度。

高中毕业的时候,我就有这样类似的看法,现在,这种看法越明显了。

所以我非常鼓励家人,尤其是我妹妹,多接触高科技的东西,新东西。

我自己也在逐步改造我全家人的生活方式,向高科技靠拢,虽然现在我资本有限,但是生活中的一些小方面是可以做到的,未来,努力用高科技全方位武装家人,当然,作为一种增项,而不是替代项—–比如我妹妹,不仅鼓励她关注和使用高科技,文艺也是鼓励的。